主页 > 雷达 >

中邦最实正在的UFO事宜贵州空中怪车事宜

浏览1574 好评 0 点赞105

  空中怪车是著名的中国UFO事件之一,也是最有可能被认可的UFO事件。中国UFO三大悬案(河北飞人事件、黑龙江孟兆国事件)都基于当事人主观讲述的经历,只有“空中怪车”有现场可供考证,且有众多人证。听萨沙说一说吧。

  1994年12月1日凌晨3时20分左右,在贵阳市白云区都溪林场突然发生了异常事件。林场副场长陈连友和同事兰德荣在值班。

  陈连友回忆:两点半的时刻狗叫了,狗叫了我们起来了,我和兰德荣,我们两个就从这个地方走了一圈,走了一圈回来了,我们就泡了杯茶来喝抽烟,忽然就打雷,打雷应该先下了一点白雨。在这地下捡起来的就像那个黄豆,磨豆腐渣黄豆那么大,就是小冰雹。我们也没注意,继续睡觉。但30分钟以后,我突然听到一种轰隆隆的声音,由远及近,由小变大,把我惊醒了。就听到这个像火车那么大的响声。似乎响起来在这门口,是听到火车声了,就像火车那样响法。哐!哐!哐!

  随后,陈连发慌忙爬起来,兰德荣也爬起来,顺手还拿起一根铁棍试图防身。突然,从窗户外射来强烈的光线,两人被射得睁不开眼。

  陈连友回忆:我一看那亮光,整个那里泛白,这整个地亮起来了,屋里就像把电灯打开那种。亮了一会,光就走了。走的速度不太快,整个天空特别亮。整个这块地都照亮起来了。

  轰轰的巨响已经就在屋顶,声音极大,震耳欲聋。陈连发吓得半天没动,直到声音小了一些,光线也暗了,他才冲出屋子。

  根据陈连发描述,他看见了2个巨大的光球:很亮,有点像火球,带着隆隆的火车巨响从天空驶过,方向朝着东北。东北方向,那正是都拉营车辆厂的所在地。

  在林场值班的工人,并不止陈连发。相距几百米,另外一个工人靳富合回忆:一个是黄颜色的,一种带红色的,距离不到一公尺,在松林上空高约50公分处飞过,实际高度约20米。光球直径看上去大约25至30厘米,有70到80厘米的尾巴。

  另外一个屋里,被惊醒的王明英回忆:反正也不知道是光啊,就是两个。我也不晓得是什么东西,反正就是这样大两个。声音就是火车的声音,轰啊轰啊的,听到。

  陈连发回忆:都溪林场400多亩碗口粗的松树被拦腰折断。在一条断续长约3公里、宽150米至300米的四片带状松树区域里,只留下1.5米至2米高的树桩,并且折断的树干与树冠大都是由西南到东北倒伏。我以为可能是刮大风了!奇怪的是,有的断树之间又有多棵安然无恙,个别几棵被连根拔起。这些被折断的树木直径大多为20厘米至30厘米,树木原来高度都在20米左右。我在林场这么多年,从来没有看到过这种怪事,我立即向上级领导汇报。

  值班人员回忆:车辆厂遭到严重破坏!厂区棚顶的玻璃钢瓦被吸走,厂区砖砌围墙被推倒。地磅房的钢管柱被切断或压弯。

  这次不同于其他UFO事件:不但留下了完整的现象,目击者登记在册的就高达37人之多。

  贵阳媒体《贵阳晚报》很快报道了这件事!他们没有指出这是UFO,只是说这是一种神秘的“空中怪车”仍然震动全国。

  世界各地新闻记者如新加波、香港等都蜂拥而来进行采访,前后有130多家新闻单位都作了报导。

  1994年12月1日,整个贵阳城都沸腾了。这一天起,在贵阳市中心到城北都溪林场的道路上,前去参观“空中怪车”的贵阳市民络绎不绝。

  贵州省UFO研究会首先组织了贵州天文、气象、化学、林业、机械等方面的专家进行了实地考察。同时还为此作过放射性测试,撰写了有关方面的论文。

  95年1月18日中国科学院生态研究中心,中国建筑材科研究院等单位的12名专家学者又专程赴现场考察。

  95年3月22日贵州省12名科学工作者又联名向贵州省政府提出建议,要求政府组织专家对此事件进行多学科调查研究。

  科学研究持续到2010年,并利用了现代化的先进仪器如卫星定位仪测定了被毁的具体位置及面积。对于贵州车辆厂被破坏的重点地方及物件进行了时频、弱刺及γ射线的测试,对都溪林场实地进行监测分析。

  林场修建了塑料大棚,用来培育蘑菇等经济作物。这个塑料大棚是最脆弱的,一阵大风肯定吹得无影无踪,此次居然毫发无伤。

  相反,塑料大棚傍边的树木却被摧毁。大棚的高度是3米多高,迎风面非常大,因此它这个阻力应该是很大的,很容易被大风掀开。为什么两旁的树木都被毁了,而唯独中间的塑料大棚完好无损?

  林场与世隔绝,树林里形成厚厚的落叶层。奇怪的是,虽大批松树被折断,但地面的落叶层居然没有被吹动的迹象。这里的落叶腐殖层有十多公分厚,很厚,都是虚的,一阵大风就能吹走,实际上却毫无变化。树

  枝倒了,这个腐殖层也是完好无损的。地上复盖的厚厚的松针落叶平静整洁,没有任何风吹、气流扰动而使松针落叶紊乱的痕迹。

  让人感到可怕的是,车辆厂重50吨重的火车车厢,居然位移了20余米远。而这个火车所在地势并不是下坡,还略微有些上坡。事发前这节车皮装有近50吨的钢材,加上车体自重20吨,一共重达70多吨,就算用吊车和推车也推不动。更关键的是车轮已被锁死,动一步都不可能。这辆重70吨重的火车移动了几十米,轻飘飘的塑料大棚和落叶却没事。

  如果是大风大雨,应该小树先被折断。现在现象恰恰相反。直径25公分左右的粗大松树树干折断,小树枝未见折断。

  很多专家询问目击者,是不是把打雷误当做巨响,他们一致表示不是。专家们认为有条穿越都溪林场的铁路(贵阳铝厂的物资专用线),天天都有趟列车从这里驶过。这条铁路在这里已经有几十年了,应该说林场的职工对火车的声音并不陌生。而铁道部贵阳车辆厂更是成天与火车打交道,他们不会产生误听。

  事关重大,政府方面希望科学家能够用科学解释这一切,避免出现社会恐慌和迷信思想回潮。

  所谓下击暴流,是指一种雷暴云中局部性的强下沉气流,到达地面后会产生一股直线型大风。越接近地面风速会越大,最大地面风力可达十五级。属于突发性、局地性、小概率、强对流天气。

  2011年5月9日,11级大风突袭新都泰兴镇、木兰镇,上万户村民的房屋一夜之间屋顶被刮飞,另有家畜、树木和农作物不同程度受损。从木兰镇到泰兴镇的沿途,农田里的作物都被吹成了“一边倒”,不少树木被拦腰折断。

  根据陈连发等目击者之前的回忆,巨响亮光之前,确实下过雨,也打过雷,似乎符合这种气象现象。

  这种大风吹到地面,树木倒地的形状应该是向四周辐射倒地。也就是,有的树朝这边倒,有的树朝那边倒。

  事实上,这里断树的倒向大都是由西南到东北倒伏,也就是绝大多数的断树都是像被一股强大的力量迎面折断的,根本不是下击暴流的现象。

  还有,下击暴流产生的辐散风必须是打到地面上之后它才会散开,为什么没有吹都是轻飘树叶的动腐殖层呢?

  更况且,即便是下击爆流,也绝对不可能把重达70吨的火车移动20多米。历史记载最严重的下击爆流,也绝对没有这么夸张。诸如2011年新都泰兴镇、木兰镇的那次,也不过吹飞了平房的房顶,摧毁了一些农作物而已。

  中国科学院大气物理所研究员、中国科学探险协会主席高登义教授同样认为,“空中怪车”事件是陆龙卷造成的。

  陆龙卷是龙卷风的一种。高教授说:“但不管是哪种龙卷风,它都呈漏斗状,上大下小,吸引力特别强。当陆龙卷转动来临的时候,把大树吸断,把屋顶掀飞,甚至把人吸离地面都是可能的,它巨大的旋转力量也可能推动火车。

  2015年6月1日21时26分,“东方之星”客轮遭受龙卷风袭击,瞬时极大风力达12至13级,持续时间约6分钟,导致船被推入河底,442人遇难。

  另外,龙卷风经过的地方,会出现一些大力扭转的物体。从林场树木的断口来看,的确有一些树像拧麻花那样给拧断的,符合龙卷风的特征。”

  贵州历史上,从没有过陆地龙卷风的记载。根据贵州气象局的资料显示,当时都溪林场并没有观测到龙卷风的记录。在贵州历史上,也没有出现过陆龙卷现象。贵州地处高原地带,一般的陆龙卷不会出现在这个地区。既然贵州没有过龙卷风记载,怎么会平白无故出现龙卷风呢?

  另外,在贵阳“空中怪车”中,断树的倒向大都是由西南到东北倒伏。绝大多数的断树,都是像被一股强大的力量迎面折断的。这就与龙卷风的典型特征,不相符。龙卷风“漏斗”状的小口一般紧贴地面,怎么能如此精确,将树从离地一两米高的地方折断,而地上厚厚的腐殖层和塑料大棚还能纹风不动呢?

  还有目击者听到的如火车一般的巨大声音,还有2个存在至少10几分钟以上的飞行光球,又如何解释?

  对此,专家的解释是:从现场观测和现场仪器检测的情况来看,造成这一事件的原因都与气流有关。附近的人们曾经听见很大的响声,也是气流流经建筑物时,因流动速度过快而产生的巨响。

  至于光球,龙卷风会携带雷电,而雷电诱发球状闪电的可能性也是存在的。这个雷电如果打到地面上也就是我们所说的滚地雷。

  对于专家的解释,一些学者也认为是胡扯。球形闪电持续时间比较短,多数是在3至5秒钟,更长的可能有1分钟左右的。这么短的时间里边,它的速度又不是很快,它运行的距离是不会太长的。而多个目击者明确指出,这个光球存在至少10多分钟时间,还从林场飞到了车辆厂,就绝对不可能是什么球形闪电。

  球状闪电的声音相对比较弱,不可能发出蒸汽火车上坡那么大的声响,更没有摧毁400多亩碗口粗的松树的巨大力量。

  如果说这是风声,几乎所有人都回忆,这个巨响是类似于蒸汽火车载重在近处爬坡时发出的“哐!哐!哐!”的声音,显然与龙卷风和下击暴流的风声明显不同。

  贵州UFO研究会副理事长兼秘书长胡其国等人第一时间赶到现场,他们发现一些更惊人的现象。不过,当时政府的科学考察人员劝告他们不要随便公开这些东西,以免引起社会恐慌。

  没想到,2006年,《北京科技报》文章《贵州UFO事件终有定论,空中怪车并非外星人所为》肯定这一事件。感到忍无可忍的胡其国,在11年后公布真相。

  贵州UFO研究会副理事长兼秘书长胡其国等人,第一时间赶到现场。他们发现一些更惊人的现象。当时政府的科学考察人员劝告他们不要随便公开这些东西,以免引起社会恐慌。

  没想到,2006年,《北京科技报》文章《贵州UFO事件终有定论,空中怪车并非外星人所为》肯定这一事件。感到忍无可忍的胡其国,在11年后公布真相,主要有以下几点。

  官方宣布有4块区域被大风破坏,实际上却有第5块区域存在。这块区域不同于其他4块,出现了明显的烧焦痕迹。

  胡其国介绍,第5块地区有约30亩树林自1.5米至两米处向东折断。从林化厂毁坏大批树木跨越公路进入尖坡坡上林地边缘,发现直径25厘米老树桩烧焦呈炭状。树桩周围无围绕树桩烧火痕迹,且树桩只有高温才能炭化。相距不远,在一棵被折断的断树旁边,一棵直径25厘米的松树南侧有两米高被烧焦。树根周围树皮烧焦呈炭化状,炭化痕迹明显是刚烧焦不久的新痕迹,未被雨水冲刷和风化。树桩四周有一直径1.2米左右被烧焦的土壤圆形,土壤及土壤中松针烧焦达3厘米厚。

  第5块区域存在明显的异常烧灼痕迹,他认为和可能同UFO有关。但在考察的专家组一行告知他不准报道,借口是以游客赶来免破坏现场。胡其国认为可能随后就会公开,谁知就此隐瞒了11年之久。

  车辆厂夜巡人员曾经反应,他被卷起数米之高,在空中移动20多米落下。这个人受到很大惊吓,趴在地上几十分钟不能动弹。事后,他发现身体无任何损伤,这是极为不可思议的。

  1995年2月,贵州UFO研究会邀请中国UFO协会专家来贵阳调查都溪林场“空中怪车”事件。专家当天晚上就在都拉营车辆厂的招待所,开会讨论。会议开到深夜2点多钟,大家才带着疲惫的身体回房睡觉。

  醒来时,值班民警和招待所服务员议论纷纷,说头天晚上又有不明飞行物飞过,并且不是一个人看见。这个飞行物不再是球形,而是呈长方形,长度从车辆厂中门到后门高达数百米,厚度约3米左右。

  专家们听了既兴奋又遗憾,立即就地对此事展开调查,将其列入中国UFO档案。中国UFO研究会专家组采访了目击人并作了录音摄像。

  胡其国说,由于当时省UFO协会专家在场,中国UFO协会专家也在场,他们认为没有必要再去作相关的宣传。而且贵州UFO研究会研究目的是科学研究,不在于宣传炒作,也没有对外公布。

  1995年2月9日,中原航空公司737包机从广州飞贵阳,9点04分到达磊庄110度方向的航路上。飞机在4200米高度,航速800—900公里。机上先进的美国防相撞报警装置,闪光报警。机上雷达发现前方1—2海里,有一不明飞行物同高度拦截飞机。不明飞行物在雷达上为一亮点,起初为菱形,后变为圆形。离飞机近时报警强烈,时而在左前方,时而在右前方。机长大惊,慌忙通知塔台。塔台要求空军打开远程雷达监视,并报告了民航管运。飞机在躲避不掉不明飞行物后,压杆降低飞行高度后着陆。

  过后不久,贵州UFO研究会理事会常务理事、秘书长胡其国和另外两名专家从学术研究角度,分别走访了中原航空公司、空军贵阳分区等单位的值班领导证实了此事。

  时任职省民航安全监察处的曹科远说,飞行本应在磊庄停机40分钟返回广州,因飞机被不明飞行物跟踪,害怕升空后出事,拖延起飞一个多小时。在空军雷达证实不明飞行物到机场后,离开航路飞到独山空域(雷达回波为一小黑点)消失。机场决定飞机以最快速度起飞,并升至4200米云上高度离开。

  时任空军贵阳分区管制中心主任的李明说,广州空军、南海空军、云南祥云雷达45团同天也发现不明飞行物。

  1995年2月2日,贵州UFO研究会副理事长胡其国、吴汝霖到都拉营贵阳车辆厂,采访专门从事电力工作的于永波。因为“空中怪车”事件发生后,在于永波等人的身上发生了让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就在1994年11月30日都溪林场“空中怪车”事件发生的第二天,车辆厂有职工发现办公室的门连锁耳被拉脱,外面水泥地上有一圆形烧黑痕迹,直径约60厘米。后来大家用拖把擦掉了,仍可清楚看见地上有5个半弧形的“龙爪印”,直径约20厘米。其间还有12个小印迹,印迹平整光滑。

  过后不久,于永波在材料库房“龙爪印”那里站了20分钟,下班电铃响时发现手表慢了20分钟。据于永波描述:“我手表一直走得很准,我怀疑是那‘龙爪印’的影响。下午又去把手表放在地上4分钟,手表又慢了4分钟。”而把手表放在“龙爪印”印外测试,无任何异常。

  1995年2月底,胡其国再次来到于永波所说的“龙爪印”的地方拍照,停留了2分钟,下午5点25分乘火车回贵定,车开时发现手表慢了15分钟,他猜测是受飞碟着陆痕迹的影响。

  对于这一现象,胡其国觉得很正常,因为它也可以作为“空中怪车”就是飞碟的有力证据。

  据胡其国介绍,多年的研究表明,飞碟经过往往会留下强磁场,受磁场干扰,手表变慢或不走,罗盘失灵等等现象就不难解释了。

  另据证实,现象发生的第3天、第5天、第7天,贵阳电视台记者陶泉川、周晓茜到都溪林场断树区拍摄,贵阳电视台记者邹兴华和贵阳晚报记者罗万雄到现场拍照。贵州大学物理系实验师和贵州科学院新技术所研究员马瑞安等带地磁仪去现场测量,结果是摄像机被磁化,金属片挡住镜头。同一相机和胶卷,冲洗胶卷时发现现场拍的被自动曝光,在现场外拍的则有影像;地磁仪也失灵了。

  鉴于以上种种匪夷所思的现象,UFO研究者请来了一些科学家,对现场重新进行分析。

  由于不是官方学者,不需要承担必须给予合理科学解释的责任,科学家们思维就比较开放。

  空气动力学博士陈燕春认为,这或许是军方的一个秘密实验飞机。他认为,在都溪林场马家塘出现的,是解放军秘密研究的某种大型飞机。

  这个两边的树向中间倒,且向前方扑倒,像是飞机经过的影响。飞机两个后面的翼间窝,卷起的涡流造成周围的植物倒伏现象。推测可能当时是有一个巨大的200米的大型飞机,从这一带超低空经过,两个翅膀之间形成涡流。飞机足够重,飞行高度又合适时,它所产生的涡流就可能使树木折断,而树下的落叶层会不受影响。由于飞行器的涡流只产生在两个翅膀之间,中间部位没有涡流产生。因此,飞行器底部中间不受影响,马家塘这一带被毁树木的中间地带的油菜地,和一些零星的大棚并未受影响。

  陈燕春认为,至于巨大的声音,应该就是巨型飞机的发动机。两个光球,应该是飞机的飞行指示灯。

  它不能解释很多现象。诸如飞机再大,如何能够通过气流推动70吨的火车,还能将一个大活人吹飞到几米高的天上,飞行20多米,更不可能解释为什么地面会有烧焦痕迹。

  况且,贵州并没有什么飞机科研机构。正常来说,实验性飞机不可能在贵州山区实验,更不可能在夜间做20米的超低空飞行。

  贵州科学院高级工程师马瑞安提出,这也许是军方新式的射流推进器的飞行器,而不是常见飞机。

  马瑞安认为这不是普通飞机,而是一种先进的射流推进器飞机。这种飞机有类似于垂直起降的飞机一样的推进器,可以通过强大的向下喷射气流,实现飞机的降落。

  马瑞安推测飞机也是军方的最新试验品,可能在飞到林场附近时,突然因为雷雨天气出现机械故障。飞行员被迫降落,他将射流推进器从水平改为向下,出现了向下巨大的推力。由于地面都是树林,根本无法下降,飞行员只能连续几次跳跃改变迫降地点。

  结构很优秀,它所产生的气垫力相当大,它又弹跳起来,进入第二个区域、第三个区域。这样跳了几次,然后再往远处飞。马瑞安认为根据空气动力学的原理,在飞机的两端就会形成像那样形成的那个涡流,从而就可以对树木造成破坏,却仍然不会吹飞塑料大棚和一些小树。

  向下喷射气流温度极高,着陆点树木出现一些烧灼现象。林场人听到的巨响仍然是飞机发动机的声音,至于光球还是飞机着陆指示灯。

  最终飞机飞到比较开阔的车辆厂,吹飞了屋顶,巨大的推力甚至把70吨的卡车推动几十米,最终飞机稳定下来,加速升空飞走了。

  马瑞安的推论就更有道理,不过他仍然无法解释一个现象,就是为什么落叶层没有被吹飞。如果是向下推动的发动机,强大的气流不可能一点树叶层也吹不飞,这是无法解释的。

  最后一个,就是太原理工大学力学专家刘凤君教授的观点。刘凤君教授认为这不是已知动力的地球飞行物,就是一个未知动力的飞行物。

  刘凤君认为前面两个专家分析的很有道理,这个不明飞行物应该有200米长度。它是到林场以后,因为不明原因出现故障,连续在林场五次下降。飞行物产生奇异的动力。但它绝不是推力或者气流,使得某些大的树木折断。它没有吹动树叶,更没有吹断一些小的树,也没有吹动塑料大棚。奇怪的动力,还让地面出现偶尔烧灼现象。

  随后,它似乎认为车辆厂是一个更好的着陆点,就迅速飞到那里。在那里,同样奇怪的动力,将70吨的火车毫不费力推动20多米,还将一个人举到几米高,但又让平稳落下,没有受伤。

  在自身稳定了以后,这个飞行器突然加速飞走。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第二年2月9日它又飞到林场这里,被更多人发现,还被军方的雷达侦测。

  此次它又留下了一些痕迹。由于是不明动力推动,飞行物留下一些磁场,导致手表出现异常情况。

  实际上,空中怪车给事件发生地留下了相当多的后遗症,遗址部分地区发生了变异现象,出现强磁场,树木严重滞长。同龄松树已长到10多米,而这一区域的松树仅长了1米左右。

本站文章于2019-11-24 10:34,互联网采集,如有侵权请发邮件联系我们,我们在第一时间删除。 转载请注明:中邦最实正在的UFO事宜贵州空中怪车事宜
已点赞:105 +1

上一篇:

下一篇:



关于我们

  • 关于我们
  • 品牌介绍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学生/家长

  • 帮我选学校
  • 帮我选专业
  • 投诉/建议

教育机构

  • 如何合作
  • 联系方式

其他

  • 投稿合作
  • 权利声明
  • 法律声明
  • 隐私条款
全国统一客服电话
4006-023-900
周一至周六 09:00-17:00 接听
IT培训联盟官方公众号
扫描访问手机版
家电维修|北京赛车pk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