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广电 >

广电总局连发禁令引热议

浏览1574 好评 0 点赞105

  日,习总书记在北京主持召开文艺工作座谈会并发表重要讲话。习指出,“低俗不是通俗,欲望不代表希望,单纯感官娱乐不等于精神快乐”,并强调“文艺不能当市场的奴隶,文艺工作者是灵魂的工程师,要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旗帜”。这次会议在文艺圈掀起了学习热潮,也在舆论界引发了对文艺工作及其相关机构的关注和热议。一段时间以来,广电总局“禁令”频出,限娱令、限广令、限外令、限播令……发“封”不断,早已成为互联网上讨论最多的“神部门”之一。在微博头条新闻 中,每当广电总局有新规出现,总能引发舆论新一轮的戏谑和吐槽。在舆情累积下,广电总局也逐渐被刻画成一个关在古老木屋里的刻板老人,引发了部分人群,特别是追求潮流的青少年一代的心理抵触。下面我们就通过研究广电总局这些年的一些禁令及舆论对此的反应,谈谈当前广电总局禁令引发热议的原因。

  这些年广电总局针对文艺圈乱象颁布了不少“禁令”,从电视广告到娱乐节目,从吸烟镜头到劣迹艺人,从境外剧引进到主持人播音,能涉及的都涉及了,不能说用心良苦,至少也是用心管理。然而多年下来,很多“禁令”却并不被公众所理解,甚至连广电总局自身都被“标签化”。倒看近年来的这些“禁令”,引发热议甚至争议主要有:

  2011年10月,广电总局发通知要求,影视剧片头片尾禁止插播广告,中间插播广告需限制时长。时政新闻类节目禁止使用企业或商品冠名,新闻主持人不得代言商业广告。随后又于11月发布补充规定,要求所有级别电视台在全天播出的电视剧中禁止以任何形式插播广告。

  2009年,广电总局批准“快乐女声”举办后,要求其海选到总决赛播出时间最多控制在两个半月内,取消短信投票,直播不得超过十次,每次不得超过90分钟,必须在10点30分后直播。

  2011年,广电总局发规定限制婚恋、涉案等7类节目,并且规定黄金档每周娱乐节目不超两档,全国省级卫视一年选秀类节目不超10档,类型不得重复。

  2013年,广电总局下发通知,确定了2014年上星综合频道调控政策:歌唱类选拔节目,总局每季度择优选择一档安排在黄金时段播出;各频道每年播出的新引进境外版权模式节目不得超过1个。

  2014年9月4日,广电总局发布禁令,将于2015年4月1日起禁播未登记境外剧。要求用于互联网等网络传播的境外影视剧,必须依法取得《电影片公映许可证》或《电视剧发行许可证》,且播出内容健康、弘扬真善美,否则一律不得上网播放。

  2006年8月,广电总局下令9月1日起各级电视台黄金时间不得播出境外动画片。

  2011年4月,在电视剧导演委员会年会上,广电总局电视剧管理司司长李京盛表示,现在穿越剧对历史文化不尊重,这种创作主张不足以提倡;另外,在短期之内,总局不会再审核批准四大名著的拍摄。

  2014年9月29日,总局正式下发通知,要求对劣迹艺人的影视作品进行播出限制。

  2011年2月,广电总局办公厅下发通知,要求影视剧中不得出现烟草的品牌标识和相关内容及变相的烟草广告;不得出现在国家明令禁止吸烟及标识禁止吸烟的场所吸烟的镜头;不得表现未成年人买烟、吸烟等将烟草与未成年人相联系的情节,不得出现有未成年人在场的吸烟镜头。

  2014年11月,国务院法制办公布《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条例》规定,电影电视剧播放吸烟镜头最高罚3万。

  2010年3月广电总局下令禁用英文缩略词。在主持人口播、记者采访和字幕中,不能再使用诸如NBA、GDP、WTO、CPI等外语和缩略词。

  2014年1月,广电总局发禁令:播音员主持人除特殊需要外,一律使用标准普通话。不得模仿地域特点突出的发音和表达方式,不使用对规范语言有损害的俚语俗词等;用词造句要遵守现代汉语的语法规则,避免滥用生造词语和不规范网络用语;要规范使用外国语言文字,不在普通话中夹杂不必要的外文。

  2014年11月,广电总局通知要求,各类广播电视节目和广告应严格按照规范写法和标准含义使用国家通用语言文字的字、词、短语、成语等,不得使用或介绍根据网络语言、仿照成语形式生造的词语,如“十动然拒”“人艰不拆”,等等。

  很长一段时间以来,广播电视都是大众娱乐生活的首选。作为管理者的广电总局,自然也就成了一个“万众瞩目”的部门,其一举一动可以说直接牵动着公众的喜怒哀乐,因此每一条新规也都会引发舆论关注。不过这种关注的表现又会因政策的不同而呈现出差异化:

  因社会立场、分析角度及见解能力的不同,广电总觉一些未触及各方利益的禁令就常常会引发舆论截然不同的态度及针锋相对的辩论,比如禁用网络用语使用的新规就引发了舆论好几轮的“战火”:

  关于网络用语的时代性。反对者认为,新规有打击创新之嫌,固步自封不是件好事,支持者却认为,网络用语的本质是把恶搞当时髦,亵渎文化;

  关于新规的文化胸怀。反对者认为新规没有包容精神,既不能给公众提供宽松的语言环境,也不能体谅网民创造新词的心情和苦衷。而支持者则认为,语言乱象不可纵容,且禁令只是限制某些网络词语在正式场合的应用,并没有全盘否定;

  关于广电总局对娱乐的心态。反对者认为娱乐节目用时髦的网络新词无伤大雅,广电总局不解风情。而支持者则坚持俗气≠风情……

  12月8日,作为中央最高喉舌的人民日报海外版也就此发声,称受众数量众多的广播电视节目理应在规范使用语言文字方面做出表率,但是,网络用语作为新鲜和时尚元素出现在一些本身具有娱乐性质的节目中也未尝不可,禁播网络语应该把握好度。

  对于一些观众“喜闻乐见”甚至习以为常现象的禁令,比如禁烟令,禁网络用语等,舆论常常会表示出不解。这种不解还会激发网民的大脑活力,并通过另类的政策解读表现出来。这种另类解读会在无形中加速了网民对禁令的负面情绪的传播,其主要表现形式是恶搞、段子等。

广电总局连发禁令引热议

广电总局连发禁令引热议

  看罢广电局的禁令,一众导演放声大哭,纷纷表示拍啥都要被禁,没有活路了。惟独一位导演笑道:这下老子刚拍完的片子没有任何竞争,要大卖了!众人忙问你你拍的什么片子?导演答道:《我当太监那些年》

  很久以后,一个青年来到山上问禅师:“师父,广电总局禁止吸毒艺人演戏、限制演员薪酬、删减情色内容,有人说是倡导社会良好风气,也有人说这是超出广电总局权力界限之外的事。您怎么看?”大师不发一语,赶出一只鸡来,并用八根铁管围住了鸡。那鸡双目失明,跌跌撞撞怎么也走不出来。青年顿悟道:“您是说广电总局就像这只鸡,什么都看不见,处在盲目乱撞的阶段吗?”大师摇摇头:“不,我是说,瞎鸡八管。

  舆情的累积使广电总局在公众心中俨然已成一个“神部门”,什么五花八门的规定都能颁布。舆论对它的这种不良印象会通过散布一些广电的假规定以发泄吐槽。值得注意的是,当网民爆料的这些“小道”传出后,舆论的第一反应就是吐槽,并会伴有新一轮的“这些年广电总局发布的禁令”的传播,鲜有人会对内容真实性产生质疑。其结果就是又加剧了社会对广电总局的刻板印象。

  比如,11月24日晚,一条显示来自“影视头条”的新闻推送被热传,内容是“网传总局新规:女主角从头到尾一定只能喜欢一个人”。这条消息马上就遭调侃:对于广电总局女主角从头到尾只能喜欢一个人的规定,我深感忧虑,那〈大话西游〉以后是不是得成禁片了啊?里面的女主角从头到尾喜欢的都是一只猴啊!不符合总局喜欢一个人的规定啊。再比如,12月2日,网友@纳兰性急 爆料称,广电又有新规定,卫视剧不许出现人工流产,影片名不许有性暗示,建国以后的动物不许修炼成精。尽管广电相关人士随后表态“不太可能”,但消息还是引发了舆论大吐槽,有网友就称“请在规定时间规定地点依法有序成精。”

  广电总局的禁令也不是所有的都引发舆论争议和吐槽,还有一些禁令因为有民意基础,也获得了不少点赞声,比如“限广令”。“限广令”出台的背景是电视剧广告泛滥,影响了观众对电视剧的欣赏,造成了公众不满,因此“限广令”的出台就具有一定的民意基础。

  虽然这个规定在一定程度上损害了以广告收入盈利的电视台的利益,但因电视台又具有作为“党和政府喉舌”的公益性质,所以对政府打击其“商业性”的措施也不会公开“顶撞”,其最终的舆情表现就是舆论场上的一片叫好。即使有质疑音,也不是针对禁令本身,而是担心“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比如出现植入性广告等软广告来弥补“限广令”带来的损失等。

  在资源匮乏、技术落后的年代,广播电视成为普通百姓了解社会动态、丰富文化生活的重要工具。在历史的发展演变下,其已成为广大民众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这种息息相关性就决定着广电总局对其每次的管制都会触及甚至影响到民众的文化生活,也必然会引发舆论的关注和热议。其实,从广电总局的十年禁令清单来看,每年发布的新规禁令都不少,但对其所形成的“刻板印象”及负面评价似乎只是近几年的事,这背后的成因又有哪些?

  随着新媒体的发展,广播影视也开始从电视台走向了网络。面对这种形式,广电总局的禁令范围适时调整,从传统电视扩展到了网络视频,实行全方位的管理。特别是今年以来,随着中央对文化工作的重视以及文艺座谈会的召开,广电总局发布的禁令越来越频繁,所规范的领域也越来越广、越来越细。之前,广电总局只是严于管理行业内的一些制作内容,但步入2014年后,广电总局的禁令逐渐转向精神导向的扶正:美剧要先审后播、整顿养生节目、整治互联网盒子等,封杀劣迹艺人更是将管制延伸到了演艺人员的业余生活。管制内容的扩大和延伸,使得一些原来不受关注的现象突然被约束,引发不适。

  近年来,网络民意的逐渐强势,对公共政策的影响也越来越强。但与其他政策充分调研民意不同,广电总局的多数禁令都是突袭的,目标性和目的性很强。虽然其针对的都是当前广播电视中出现的一些现象,但有的现象在普通民众看来却是“喜闻乐见”或“习以为常”的。比如在日常生活中,舆论会认为使用方言或网络用语是贴近基层、与时俱进的表现,公众甚至对此表现出欢迎的态度。而广电总局在这样的背景下突然颁布禁令,它与民意所造成的巨大反差就会让舆论有种莫名其妙的错愕感。

  作为主管广播电视宣传和影视创作的部门,广电总局的很多规定都是针对舆论导向的,具有一定的政治高度,难具基层理解能力;与此同时,广电总局在新规颁布后与民意的沟通方面也相对缺位,这些都加重了广电总局新规与基层公众的距离感。虽然颁布禁令时,广电总局会针对新规做出一定的解释,比如对网络用语的禁令,广电总局就解释称,这些做法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法》、《广播电视管理条例》等法律法规的基本要求,与传承和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精神相违背,对社会公众尤其是未成年人会产生误导,必须坚决予以纠正。应该看到,这种解释相对空泛,措辞又专业,给人的一种强硬的政令感,这对难具远见的卓识和国家高度感的基层民众来说自然会产生抵触情绪。

  “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的民间思维让一些政策在实施的过程中屡屡被钻空子。为了堵住这个漏洞,现在很多规定都采用“一刀切”的强硬模式。这种方式虽然在一定程度上保证了规定的实施效果,但因为缺乏弹性空间,在具体执行过程中就会出现一些特殊案例的不适表现,进而引发民意反弹。比如封杀劣迹艺人的禁令,这对整治近年来娱乐圈的乱象可谓一剂猛药,重典治乱肯定会有疗效。但“一刀切”的模式是否有些株连无辜也遭到了质疑,比如未给艺人改过机会、整个团队的付出也被抹杀等等。

  虽然广电总局之前也发布过不少有争议的“禁令”,但舆论热度并不明显。当下广电总局“禁令”所面临的舆情新形势与自媒体的发展不无关系。随着互联网的持续创新和广泛应用,网络对公众生活实现了全面渗透,不仅提供了全新的生活方式,也提供了交际和发声的平台。在这个平台上被管制的文艺界“大V”,有了自己的话语权,发言受关注;管理者广电总局也热衷于将政策信息公开化以探测民意;而围观者普通公众更是有了参政议政的热情。三方势力的相互博弈,必然会推高广电禁令的围观“热度”。

  近十年,广电总局的“禁令”层出不穷,很多禁令既没有多少含金量,也没有多少威慑力,让被禁对象不屑一顾,也给了公众一种“娱乐化”和“泛滥化”的错觉,引发反感。之前在互联网,特别是移动互联网还不发达的年代,舆论对这些“禁令”的不满缺少发声平台,这种不满情绪就在不断累积。如今随着自媒体的发展,发声渠道的开放,忽然获得发言权的网民一下子就有了“纵欲的快感”,将这些年的不满情绪集中发泄。这从广电总局每有新规就能引发新一轮的对“这些年广电总局的任性禁令”的传播就能窥见一二。

  随着互联网的普及以及国际交流的日益加强,在新环境下成长起来的一代,其思维模式也发生了相应的转变,他们追求思想自由、追潮猎奇等特点更加明显。而广电总局的一些新规,如禁播当时的流行台剧《流星花园》、禁播未登记境外剧等都恰恰是打击了青少年这种追潮猎奇的心理,同时也会让他们产生了一种思想不自由的约束感,其结果就是激发了他们的逆反心理。作为互联网的主流人群,青少年一代还未有成熟的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对世界的认识还比较简单,情绪也比较偏激,同时他们又掌握着最新的网络技术和发声平台,一旦一些禁令触发到了他们的小利益,就容易导致他们的情绪爆发,客观上造成了网络舆论的负面井喷假象。

  从网民的争议来看,舆论对当前禁令不满的主要原因还在于国产剧难以满足公众的精神文化生活需求。近年来,广电总局在颁布一些“禁令”的同时,也颁布了不少“行令”,比如2006年广电总局下令要求黄金时间不得播出境外动画片;而2013年又发文要求均每天要播放不少于30分钟的国产动画片。再比如今年9月,广电总局下令禁播未登记境外剧,与此同时,各地方卫视则被要求必须播爱国主义题材和反法西斯题材的电视剧。客观来说,国产剧制作粗糙,精华较少,与境外剧在制作水准上存在不少差距,而广电总局这一纸“禁”与“必”又与公众的认知水平相悖。在这样的扭曲模式下,舆论的抵触情绪也就不可避免。

  【山东手机报订阅:移动/联通/电信用户分别发送短信SD到10658000/8/106597009】

  近期,纪检监察部门发布的官员被查通报中,“投案自首”已成为一个高频词。从党纪来看,根据新修订的《中国纪律处分条例》,“主动交代本人应当受到党纪处分的问题的”,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分。[详细]

  8月20日,杭州鼎家公寓停止运营,其主要原因是利用租房贷的高杠杆实现扩张,但运营能力跟不上,导致资金链断裂。更加引人担忧的是,住房租赁企业可能以租房贷获取的资金用于抢占房源,从而抬高房租价格。[详细]

  据澳大利亚九号新闻台报道,澳大利亚将在二十年内首次推出印有全新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肖像的新硬币。9月3日,澳大利亚总督彼得·科斯格罗夫在堪培拉皇家铸币厂公布了新版限量纪念币,包括5000枚新版硬币的标准样币以及3万枚非流通硬币。[详细]

  阿根廷总统承认国家处于紧急状态。据阿根廷《新大陆周刊》报道,经过数周的经济不确定性,阿根廷总统马克里3日发表22分钟的电视讲话,承认阿根廷“处于紧急状态”。[详细]

本站文章于2019-11-05 19:20,互联网采集,如有侵权请发邮件联系我们,我们在第一时间删除。 转载请注明:广电总局连发禁令引热议
已点赞:105 +1

上一篇:

下一篇:



关于我们

  • 关于我们
  • 品牌介绍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学生/家长

  • 帮我选学校
  • 帮我选专业
  • 投诉/建议

教育机构

  • 如何合作
  • 联系方式

其他

  • 投稿合作
  • 权利声明
  • 法律声明
  • 隐私条款
全国统一客服电话
4006-023-900
周一至周六 09:00-17:00 接听
IT培训联盟官方公众号
扫描访问手机版
家电维修|北京赛车pk10